P1070225.JPG 

2009年六月攝於澳洲布里斯班機場 (DD說:看我壓力多大!害我長大痘子)

 

我對這件事,是一則以喜、一則以憂。喜的是N小姐另覓目標(雖然Morning TeaLunch Time還是勾勾纏),我家DD不再是她的only choice。憂的是,怕她遭T拒絕後,回頭又打我家DD的主意。所以我昨晚趕緊對DD耳提面命”(就是命令啦),告訴他如果N找他當舞伴,記得一定要說NO!我家DD面露為難加驚恐的表情答應了。

 

 

就因為這樣,今天早上DD起床後就不對勁。吃早餐時也不似平常那樣輕鬆。我覺得有點怪,問DD怎麼了,他小聲地回答”I am alright!”(依據經驗法則,這就代表有問題)。我本來以為他不舒服,但DD並沒發燒,看起來也不像生病的樣。果然到了學校就有事啦!

 

 

一進教室,我看到白板上貼著Dancesports上課的時間表,上面寫著每周四Year 7 & 8 的上課時間,最後一行還大大地寫著Social的時間。DD的臉霎時僵住,然後開始出現不安、驚慌的表情,變得有點不知所措。我知道他大概怕我生氣,有壓力,便告訴他上Dancesports時,如果N又和去年一樣,硬拉著他當舞伴,我不會生氣,因為全班一起上,她不太敢動手動腳,所以沒關係,Social不參加也不要緊。我以為我這番話可以稍稍安撫他,卻是一點效果都沒有。九點鈴一響,DDTAJoRoom 3教室找他時,發現他眼眶泛紅,接著便淚眼婆娑,拼命地拿面紙擦眼淚。正巧我要到Room 4上課,經過走廊時看到這一幕,我多少猜到是為了啥事,趕緊停下來問DD是不是為了DancesportsDD微微地點下頭,自言自語地說了句Dancesports。我連忙告訴他不要擔心。如果不想參加Social不用勉強。Jo要我別擔心,說她會處理,就帶DD到圖書館了。

 

 

到了Morning TeaJo告訴我說她帶DD到圖書館後,慢慢地向DD解釋Dancesports沒那麼可怕(OS:真的要好好謝謝Jo,她真有耐心)就好像Jump Jams(紐西蘭小學常上的韻律課程-用流行音樂做體操)一樣,邊聽音樂邊運動。DD大概也冷靜下來,所以沒多久便恢復正常。我想找機會向DD的導師Mrs. Brickland解釋DD早上的異常舉止,沒想到Mrs. Brickland說她已經知道了。她說DD在紙上寫著”I don’t like Dancesports!”,寫完後立刻揉成一團。她看到DD的舉動後,了解DD究竟是為了什麼事不高興。她說DD並沒有亂發脾氣、或隨意洩忿,所以她冷處理。

 

 

看到DD因為怕他老媽發飆(DD很怕我發脾氣),承受這些無謂的壓力,我心裡真的很不舒服。這件事就芝麻綠豆點大,卻搞成這樣。尤其問題根源還不在我們這裡,更是令我又氣又無奈。我覺得N的老媽Jane不懂什麼叫做客氣,或者說句重話,她根本就不知啥是禮貌。我從DDYear 2開始,就對她避而遠之,完全不想和她有任何交集。若是明眼人,早就看得出我在躲她,偏偏她還大言不慚地屢次在IEP meeting上說DD是她女兒的好朋友,為何不能同班。OMG!要真如她所說兩人是好朋友,我會不知道友誼對我兒子的重要性?她眼中的天才寶貝女兒,在我看來,對DD早已達到騷擾的境界,和友誼毫無關聯。有些人沒有自知之明,她是不是其中之一,還是她為了達到目的故意裝傻,我不知道。但我決定還擊!

 

 

明天我會當面告訴DD導師事情的來龍去脈。請她在下周四上Dancesports課的時候,如果可以的話,想辦法別讓N拉著DD不放,儘量讓DD沒機會當她的舞伴。如果她沒空,我會發則長長的email,然後有空再找她表達我的立場。假設DD到了這學期末決定參加Social(舞會),我會在舞會開始前找N談一談(會找Minaxi當我的證人,免得事後N老媽反咬我一口)。我會提醒她,我可以忍受她找DD跳舞,但如果她再做出任何不恰當的舉動(如熊抱、貼胸),我會立刻帶DD離開舞會現場,並且會在離開前當場告訴她的導師常小姐。我不知道對這對母女能否發揮效用,不過我還是得fight back,誰讓這兩人的臉皮厚過萬里長城呢?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胖劉媽 的頭像
胖劉媽

胖劉媽的另一個窩

胖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